集团门户     中 文   |   English
快速导航
媒体关注
在这里,我们聆听媒体对我们发出的声音。
温州民商银行:正泰电器华峰氨纶两家上市公司护驾

民商银行筹备工作主要由正泰集团副总裁徐志武负责,农行乐清支行行长或将担任领导职务

曾经成立了中国第一家私人钱庄、第一家城市信用社的温州,今年又迎来了另外一个“第一”。年底前,中国第一批三家民营银行中的一家温州民商银行,将正式落户温州。

为之鼓舞振奋的除了当初努力发起申请的温州政府,更包括了温州近万亿的民间资本,以及资本背后那一群充满“金融冲动”的温州中小民营企业和普通居民。

据理财周报记者了解,目前该民营银行筹备组正在温州市区内选址,计划年底前第一家营业部开业。而其背后最主要的驱动力量来自当地声望颇高的正泰与华峰两家民企牵头人。

“靴子”终落地

目前的筹建工作将在此前提交的申请材料基础上,再邀请金融监管部门为编制方案提供指导,完善温州民营银行可行性研究报告、筹建方案,并按照筹建工作内容,细化网点、场所、系统、人员等各项工作。

从2013年7月,国务院提出“尝试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到2014年3月首批5家民营银行试点确定,再到2014年7月25日银监会正式批准3家民营银行的筹建申请,刚好用了一整年的时间。

在监管机构、地方政府、民间商会、行业组织及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之下,“温州民商银行”终于揭开了神秘面纱。

7月25日,银监会党委书记、主席尚福林在银监会2014年上半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披露了三家民营银行的筹建申请已正式获得批准,这其中即有“温州民商银行”。而其20亿元的注册资本,更被当地媒体指出是“温州有史以来最高的注册资本”,就连温州银行等本土金融机构刚成立时注册资本也仅为5亿元左右。

据了解,温州两家最大的民企正泰与华峰共占其中49%的股份,其余股份将在筹建期内向其他民营企业募集,每家企业所占比例将不超过10%。

来自温州银监分局的信息显示,“温州民商银行”筹建获批后,接下来主要工作包括募集剩余注册资本、确定招募高管人员、考虑公司架构设置、落实办公场所、开发业务运转系统等具体工作。

理财周报记者走访温州了解到,温州民商银行将在温州市区内选址,计划年底前开业1家营业部,并且今后会根据发展态势向全省扩张。银行的服务对象将为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社区居民等。

正泰集团内部人士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办公场所目前有几个备选方案,还没有最终确定,将以最后披露内容为准。”

华峰集团副总翁奕峰则表示:“在温州民商银行筹建获批之前,与正泰方面已联合做了一些筹建准备工作,包括高管人员的物色、办公场所的选择等。”

理财周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温州民商银行的筹备工作主要由正泰集团副总裁徐志武负责。至于目前万众瞩目的高管人选,该知情人士则透露称,农业银行(行情,问诊)温州乐清市支行某行长或将担任民商银行领导职务。但该消息并未得到正泰集团证实。

徐志武还表示,将在此前提交的申请材料基础上,再邀请金融监管部门为编制方案提供指导,完善温州民营银行可行性研究报告、筹建方案,并按照筹建工作内容,细化网点、场所、系统、人员等各项工作。

民间资本翻身做主人

“90%的温州中小企业基本没有和金融机构发生过关系。这一部分市场需求是巨大的。”

凡事有果必有因。

说到“温州民商银行”的诞生过程,就不得不提到两年前的温州金融改革,以及温州当地独具特色的市场氛围。就在10年前,温州的民间借贷还等同于地下钱庄、高利贷等非法金融机构,民间借贷备受打击。

故事还要从2011年说起。当时温州全年贷款量高达7000亿元,民间借贷比例就超过了20%还要多。扩展到全中国,民间借贷规模高达3.5万亿元。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温州民间金融鼎盛时期,民间金融的融资规模增长甚至超过银行借贷。

“温州是国内民间借贷最为发达的地区之一,大量民营企业在生产过程中都离不开资金的帮助。由于长期以来被银行等金融部门的另眼相看,不愿贷款给他们,很多民企在发展过程中都或多或少地得到过民间信贷的帮助。”

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对理财周报记者强调,“90%的温州中小企业基本没有和金融机构发生过关系。这一部分市场需求是巨大的。”

然而,民间借贷的高利息,使得企业原本就紧张的资金链,变得更加脆弱,极有可能引发支付风险。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民营经济赖以生存的民间资本,始终被视为洪水猛兽,只能隐藏在“地下”或藏身于灰色地带,以非正常和备受压抑的状态发展着。

由于缺乏法律“保护”,民间借贷的链条极为脆弱,一旦其中某个环节出现断裂,受伤害的可能不止借款人、贷款人,还有为企业提供担保的其他企业,很有可能导致“集体溃败”。2011年接连爆发的温州老板“跑路”事件,就是民间借贷隐藏风险的大爆发。仅2011年,温州地区倒闭的企业就有234家,6个企业家跳楼自杀,几十个企业家跑路逃亡……而2011年9月是一个重要转折点,欧债危机导致的出口下滑,以及国内原材料成本上升等因素作为诱因,导致民间借贷长期积聚的风险浮出水面。

当月,温州区域内的银行金融机构新增不良贷款约11亿元,不良贷款率为0.55%,环比增加0.18个百分点,虽然当时这个数据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但却是温州银行业本外币不良贷款率近十年来首度上升。10月,不良贷款率持续上升至0.67%……此后便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的持续攀升态势。

温州银行某高管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温州银行业如此高的不良率,是国内外经济形势共同作用的结果。

“2011年的欧债危机,导致出口需求急剧减弱,温州的制造业肯定大受打击。同时国内的房地产市场调控也导致房企资金链断裂,拿来抵押的房子都不值钱了,银行自然就出现坏账。”

公开数据显示,温州商品房均价从几年前的每平方米的33289元的历史高点逐渐下滑。2013年降至每平方米22644,降幅达32%,2014年1月,温州商品房均价滑至每平方米19374元。

周德文也认为:“不良率的高企其实也与温州民间借贷风波关系紧密。之前温州银行业信贷资产质量连续数年向好,某种程度上,是民间金融市场对企业的现金流做着支撑和粉饰。当温州民间信用风波爆发,人们开始从民间借贷市场把钱抽回去,企业用于还银行的钱减少或者干脆资金链断裂,无法还银行的贷款,从而使得潜伏在银行内部的不良贷款浮出水面。”

温州的中小企业倒闭潮、老板频繁跑路事件很快震动到了中央高层的神经。

2011年10月,时任国家总理的温家宝前去浙江调研。浙江省和温州市党委政府随即提出在温州设立民间金融改革试验区的想法。意在把民间金融机构,纳入监管轨道,降低市场利率和风险,引导民间资本早日“阳光化”,挽救中小企业命运。

仅仅5个月之后的2012年3月28日,国务院召开第197次常务会议决定确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并通过了《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俗称“12条”。

至此,温州民间资本终于有了自己合法的身份,民间金融机构被正式纳入监管轨道。截至2013年末,温州市共拥有村镇银行7家,境内外上市企业12家,已开业民间借贷服务中心7家,民间资本管理公司11家;小额贷款公司45家,注册资本金108.4亿元。

高调南存辉和内敛尤小平

温商普遍具有“金融情结”,也是导致民营银行首先在温州诞生的原因之一。

根据温州小额贷款协会提供的资料显示,目前温州共有45家小贷公司,四散分布在温州市区及周边的苍南、乐清、瑞安、永嘉、泰顺等9个区县之内。

这其中,位于瑞安的华峰小贷、和位于乐清的正泰小贷在信贷规模上均居全国小额贷款公司行业前列。其中,华峰小贷的老板翁奕峰目前更是担任温州市小贷协会会长一职。

而这两家小贷公司背后的大老板,便是温州民商银行的两家最大的发起人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和华峰集团董事长尤小平。提到这两个人,在温州当地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周德文介绍称,正泰和华峰都是温州当地民营龙头企业,两个人也是当之无愧的温商代表。“两人都是少年时期便开始创业。南存辉原来是补鞋匠、尤小平则是做编织袋起家。虽然二人文化程度并不高,但都非常勤劳、都代表了温州人敢为天下先的创业精神。”

“性格上看,两人则截然相反。南存辉非常高调和外向。尤小平相比之下则比较内敛和低调,性格与南存辉是互补的。另外,两个人还都是‘红顶’商人,都是充分得到政府信任的民企。拥有扎实的实体经济基础,这也是选中他们的原因所在。”周德文补充道。

理财周报记者在走访温州银行业时还了解到,除了实力、品质得到国家认可之外。温商普遍具有“金融情结”,也是导致民营银行首先在温州诞生的原因之一。

温州当地某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温州地区曾有20多个团队申办民营银行,每个团队至少也有八九家企业。这些企业本来都是单独申报的,但是由于一个地区只有一个指标,就合并起来了。”

2012年温州金融改革方案颁布后,温州当地一些小额贷款公司老总们颇为兴奋。按照方案内容,小额贷款公司未来或许可以转制为村镇银行,许多小贷公司老总从中看到了圆“银行梦”的希望。他们一边四处打听细则要求,一边积极筹措资金,为转制成第一批村镇银行做着准备。

南存辉和尤小平也不例外。2008年,乐清正泰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诞生。彼时的主发起人正是正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出资股东则为浙江龙飞实业、沪川集团等20家法人和自然人。2012年金改政策的号角刚一吹响,正泰集团随即收购“乐清正泰小贷”,布局金融事业。2012年9月4日,正泰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正泰电器(行情,问诊)(601877.SH)发布公告称,公司拟收购关联公司乐清市正泰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22.5%的股份。公告显示,收购资金总额为7875万元,其中正泰集团持有20%,江南矿业集团持有2.5%。

几乎与乐清正泰小贷公司同时成立的瑞安华峰小贷公司,则是由华峰集团等20位股东发起设立于2008年11月,注册资本为人民币2亿元,经过2009年11月和2010年11月连续两次同比例增资,公司注册资本金从2亿元增加到8亿元,是浙江省首家注册资本达8亿的小额贷款公司。此外,在金改后一年中,华峰小贷还曾于2013年7月在浙江股权交易中心成功发行了全国第一单“定向债”。

立下生前遗嘱

这些企业必须立下“生前遗嘱”,从生到灭,每个环节都有相应的机制保证银行的风险不能外溢。

虽然国家对民营银行股东的选择是“优中选优”,但各界人士纷纷认为,对于没有经验的民间资本办银行,能否有效控制风险,是民营银行成败与否的关键所在。

对于民营银行来说,谁出资兴办银行,就由谁受益,但也相应承担风险。这就要求银行具备承担风险实力,必须有相应的风险管理机制。这些企业必须立下“生前遗嘱”,从生到灭,每个环节都有相应的机制保证银行的风险不能外溢。

而事实上,温州金融行业近两年的数据确实并不尽如人意。

根据官方数据,截至2014年一季度末,温州市银行业机构不良贷款率仍处在4.66%高位,比年初上升0.25个百分点。

有机构统计,截至2013年末,温州市不良贷款率4.41%,全年累计新发生不良贷款345.37亿元,比上年增长10.88%。在近31个月里,温州不良贷款率上升了约1097%。

但温州银行上海分行相关人士曾对记者表示:“银行不良贷款率其实具有一定的滞后性,目前的这些数字虽高,其实还是前两年借贷风波的余波。”

周德文对此则表示,“民营银行服务的对象是现有金融机构完全不会覆盖的领域,服务的是中小企业。两者的服务对象具有互补性。银行的不良率不会对民营银行有影响。但防范风险也是非常必要的。将来若是利率市场化,对民营银行反而有好处。因为民营银行机制灵活,更能适应市场经济,自己说了算。”

但上述温州银行某高管则似乎持相反的态度:“其实将来利率市场化了之后,小银行很有可能处于劣势。因为在利率相同的情况下,民众很可能是自己选国有大行存钱,这对小银行来说可能会增加成本。”

不管今后金融市场如何风云诡变,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民营银行的出现,不但进一步提高了民间资本的地位,更是打破了国内金融业的垄断格局。

作为中国全面金融改革的探路者(行情,问诊),民营银行接下来会有怎样的表现,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来源于2014年8月4日《理财周报》)

已阅读完毕,可选择 返 回 上一篇 下一篇